かや

失踪中

【天然 OA】a retrieved reformation【上】

给 @岚色的竹马 的点梗

不小心写太长只能分一次上下啦,不知道阿梓满不满意~

1 天然组 OA

2 榎本径×片山义太郎

3 故事改编自欧亨利同名短篇小说,虽然已经几乎没有原著的样子了

4 中间有一点被屏蔽了,请走外链


“痛え——”

片山义太郎紧紧捂着肚子,倚在墙上把自己撑起来。

他追着一个自己负责的连续盗窃纵火犯到这个废弃工厂,终于近在眼前的时候却猝不及防被袭击,等他勉强着缓过神来的时候,犯人早就跑没影了。

“啊——到底去哪里了——”

因为对方是不惜伤害人也要达成目的的恶性犯人,又恰巧被自己撞见实施暴力,一时气冲上脑子就完全忘了通知本部,单独行动不仅没能抓住犯人反而可能会激怒对方惹祸上身。

“回去会被骂的吧。”

遭到全力一击的小腹还是痛的厉害,片山停下动作,瘫坐在原地把自己蜷成一团,想要忍耐着等待疼痛过去。

处于放空状态的脑子接受声音的能力无意识地增强,一些奇怪的对话在空旷的工厂回荡闯入他的耳朵。

……

“替你保管的东西拿来了。”

“看来这次到手的东西不错,你还真是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诶?

“还要继续干吗。”

……

“说的也是,不然你不会来找我。”

喂喂喂什么情况。

似乎听到不得了的对话的片山顾不上还在隐隐发痛的身体,死死咬着牙关向声源处挪动,一个轻巧的翻身躲在柱子后面。

“好好享受普通的日常生活就这么难吗,嗯?”

用挑衅玩味声音说着话的是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从片山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脸,但他身上背着的土气的斜挎包,似乎和之前卷入一起家庭纠纷中那位家庭教师的一样。

那个人因为看起来十分危险而给片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前的事情最终也由于这个人的某些手段不了了之。

“本性难改呢,榎本先生。”

而男人的对面,此时正背对着片山的,是一个小个子的男性。

“……”

被唤作榎本的人腰背都挺得笔直,十分学院风的穿着,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无法判断年龄。

他的手上提着一个很大的箱子,黑色金属质感,看起来十分可疑。

莫非这个就是刚刚提到的东西?

片山挪了挪身子,想要靠近看的更清楚一点。

“那我走了哦径ちゃん,祝你不要再被麻烦缠上。”

家庭教师抬起双臂做了个夸张无比的笑容,就甩着胳膊离开了,只是,没走几步却又回过头来,视线越过小个子男人延伸到自己这里来。

“不过,似乎已经被缠上了呢。”

即使隔了很远,与那个人对视上的一瞬间,被看透得一清二楚的恐惧感席卷全身。

片山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里,被恶寒紧紧包裹、扼住咽喉,夺取所有力气。小腹的疼痛爆炸一样重新蔓延开,脑内被数根针扎着一样发麻,被完全剥夺思考能力。

对、对视了。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片山一下子瘫在地上,从遮掩中完全暴露了出来。

小个子男人缓缓地转过身,只是向他的地方看了一眼,完全没有把他当回事一样镇定自若地带上了耳机离开了。

……

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片山急忙起身,死死捂着肚子一瘸一拐地追了上去。

这个家庭教师是个危险的人物,那么和他偷偷会面的这个叫榎本的男人,怕也有什么背景。

刑警的血统开始起了作用,“待って——”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追上他问问清楚。

 

榎本径觉得很焦躁。

与这个古怪的家庭教师见面也好,被之前认识的女律师缠上也好。

还有,被根本没什么跟踪技巧却执着追着自己的冒失警察跟到家门口的事情,都让他觉得很焦躁。

耳机里没有传来可疑的声音,榎本把车头一转,轻巧地从自行车上跨下来,准确地将车停稳在其他车之间的空档里。

几乎同时,他听见了身后刹车时车轮在地上摩擦、金属重物惊慌之中掉落到地上、自行车因连锁反应而成排倒下,和一个不知所措地发出各种叹词的男声。

这种状况让他无法再忽略这个跟踪了他一路的人,榎本瘫着一张脸回了头。

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跪坐的姿势,正满脸抱歉地扶起倒下的自行车,栗色柔顺的头发沾上薄汗凌乱地贴在额头上。

似乎是发现自己暴露了,青年只能停下动作,维持着尴尬的笑容梗着脖子,无比夸张地点了下头。

……

追踪暴露反而闹了这么大麻烦,青年不敢和始终镇定自若的榎本对视,僵硬地打了招呼就把注意重新转向一团乱地散落在地的车子。

一双长腿不安稳地蹭在地上,把西裤都沾上了一层灰。而为了拾起车子而弯腰翘起的屁股就在榎本面前晃来晃去。

有着完美弧线的后颈也随着发丝的滑落暴露出来,汗珠顺着线条滑入里着的衬衫,留下水渍的痕迹。

啧。

这样的场景难得触动了榎本一向淡薄的心境,于是他停好自己的车子,打算给这个傻乎乎的刑警搭把手。

被他的举动吓到的片山,瞬间把之前看到的可疑的一面忘完了,赶忙站起来理了理衣服鞠了个躬。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那个…我叫做片山义太郎…”

“要去我店里吗。”

诶?

声线清朗,吐字清晰,不带太多感情,面前被他自顾自认作嫌疑人的人说出来他一时理解不了的话。

“诶?”

“我在这附近开店,而且你衣服也脏了,所以我问你要去我店里吗。”

榎本其实根本没在等他回答,早已自己提起放在后座上的大箱子,只要片山不字的一个音节发出来就立刻离开。

片山盯着那个看起来沉甸甸的箱子,想象着里面要是有非法武器或是大额面钞,而所谓的店就是一个阴暗的角落自己就真的惨了。

“哦、哦,那、那就麻烦您了榎本先生。”

猎物顺利落入圈套,榎本难得的嘴角上扬了一下。

 

各色珍奇的锁具陈列在这个小屋子里,片山对这些锁具充满了兴趣。

“诶~榎本先生真的有在开店呢。”

榎本从里屋端了茶出来,紧盯着畏畏缩缩想要去触碰那些锁具的片山。

总觉得,有点可怕——

片山虽然还是对这个人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了解,但心底里已经把他定义为有些阴郁的好人。

被盯的发毛的片山给自己打气,他刑警的身份要求他将可疑的东西查到底。

“榎本先生,如果我有什么冒犯的话请直说——”

“其实我是做这个的,”深呼吸一口气,片山从口袋里摸出了身份证明,“榎本先生刚刚从那位家庭教师手上接过的箱子里面——”

只听见杯子打翻落地的声音,一道黑影闪过片山就已经被死死压倒在椅子上,没说出口的下半句话被生生咽回去。

嘴唇被一个软软的带着温度的东西贴上,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被撬开唇齿。

诶诶诶!?


怎么一回事。

即使被人伤害也要想办法怪在自己头上的过分温柔的性格让片山此时比起愤怒,疑惑占了主导。

这就给了一向腹黑的榎本一个机会。

“因为刑警先生不仅偷听了我的对话跟踪我,还擅自闯入我家里来呢。”

诶?

“不、不是的榎本先生…”

“榎本先生?”

不平不淡的声音此时意外充满了威迫感,榎本扶了扶眼镜再次靠近,因为慌忙解释而挥舞着四肢的片山又怕怕地把自己缩了回去,

“我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姓呢。”

啊——

处于上风的男人衣服凛凛然的样子,当着他的面拿起工作台上的工具,开始开片山一直在意着的那个箱子的锁。

平静的像是刚刚作出那种举动的人完全不是他。

榎本把箱子打开,挪了位置展示给片山看。

里面都是些奇怪的工具,但绝不是什么危险物品。

“这些是我自己做的工具。”

“用来开锁的工具。”

片山想起这家店是做什么的,也顺势明白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职业。

只有在相信别人不是坏人时才意外转的飞快的脑子运作了,他一瞬间把一切可疑的线索串联起来,得出了自己冤枉了好人的迷之结论。

“抱歉做了很过的事情,因为刑警先生拿出了不得了的东西我情急之下——”

“不不不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片山擦掉嘴角接吻流下的口水,跳过去要给去握榎本的手。

当然被果断地甩开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演变成片山不得不带着手制便当做伴手礼,在上班的间隙内心忐忑地找上榎本径的店里的局面。

“啊、刑警先生。”

榎本从钻研那些锁头的作业中抬起脸看他,起来拉了个椅子,动作像是在跳舞。

片山有些尴尬地把便当盒放下,看着这个人无比顺手地接过放进了微波炉。

“那个,榎本先生,可以的话能不能叫我的名字——”

“径。”

“诶?”

“如果你叫我径的话,我就叫你的名字。”

这是什么操作?

想起之前在这里发生的糟糕回忆,一头雾水的片山吱唔了半天,试探性地回了句不显那么亲密的称呼。

“径さん?”

“嗯,我在,義さん。”

哈啊——片山皱着眉点了点头。

榎本把热好的便当拿来桌子上时,看见片山一脸苦闷地盯着手机。

“这可怎么办——杀人现场是个密室什么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

“啊榎本——不径さん因为早上时间有限我只做了些简单的东西——如果不嫌弃的话下次会带上更好的来的。”

精巧的浅绿色盒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个饭团和厚蛋烧。

这样的场景,与回忆中的那时重合。

“……”

榎本有些犹豫地拿起饭团,只是咬了一小口,甜腻的味道就在口中散开。

与一般咸口的馅料不同,他的饭团是甜的。

……

“哥哥,你为什么一身是伤啊——”

“不行,必须要好好包扎起来,不然淋了雨会感染的——”

“哥哥你很饿吗,那这个——”

撑着透明小伞,几乎把全部都偏向自己一边的孩子递过来一个浅绿色的小盒子。

“这个是我第一次做的便当呢,虽然很想自己吃掉啊,但是还是让给哥哥吧。”

“因为是第一次做我也不能确定味道啊,要是不好吃的话怎么办呢——”

“哥哥,你要等着我啊,我一定会把做的更好的便当带给哥哥。”

“さよならね、お兄さん。”

……

“啊啊啊啊都这个点了,抱歉我必须去现场了,我先——”

“義さん,你刚刚是不是说了密室。”

“啊,是说了,因为这个案子完全没有进展。”

榎本依旧维持着淡然的表情,但眼睛里明显有了笑意。

“密室,我可能很擅长呢。”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