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祝え、新たなる王の誕生を!!

【天然 OA】a retrieved reformation【下】

给 @岚色的竹马 的点梗

1 天然组 OA

2 榎本径×片山义太郎

3 故事改编自欧亨利同名短篇小说,虽然已经几乎没有原著的样子了

4 故事接上篇几个月之后的事情,请想象一下他们经历了不少危险而加深感    情的事情。

5 小锁匠的身世请往悲惨的方向发散想象力。

6 双结局预警



“阿义,说实话,你是不是恋爱了。”

“而且对方还是个男的。”

片山穿着小兔子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了一阵,此时正巧带着满脸幸福的笑容端着精致无比的便当了钻出来。

“啊浩哥你不要乱说啊——对了晴美来尝尝有没有太咸——”

兄妹二人看着自家二弟傻傻的样子,无奈地对视一眼,

“阿义,自从你跟那位榎本先生认识之后你在家每三句话就会提到他一次。”

“而且还每天变着花样手制便当送给人家。”

义太郎蹦跳着张罗一家子的早饭一边解开围裙,看起来活脱脱一只兔子。

“哪里有——径さん虽然不爱说话性格有些怪,但真是个好人呢。这几个月来帮我解决了好多案件。”

最后不还是以各种理由收了钱。晴美悄悄吐了个舌头。

“可是,我还是总觉得他很可疑呢。”

“阿义啊,”浩史拉住义太郎搭理领带的手,“关于那位榎本先生,我有听过一些不好的传闻,说他好像有过偷窃的前科——”

“径さん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片山拉下兄长的手,正视着担心自己的家人,坚定的情感让浩史意识语塞。

“你能证明?”

“我会证明的!!!”

浩史搭上他的双肩,十分义气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那哥哥就相信你 。”

兄妹二人把便当塞进义太郎手里,目视着他离开玄关。

 “阿义!”

“义哥!”

“恋爱加油!!”

 

今天没有上门的客人,当然就算有也早被榎本赶走了。

难得无法专注于手中的锁具,榎本所幸停下来手上的动作,盯着手机通讯录上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出神。

他承认第一次看见这个小刑警的时候心跳紊乱了一下。

出于玩味的心理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虽然要是需要的话为自己开脱的借口要多少有多少,结果却没想到这个人意外单纯的可爱,不等他确认反而自己先陷进去了。

榎本从来没有相信过宿命,有过那样的过去的人通常都只相信金钱和自己。

这样的价值观念让他和那位行踪诡异的家庭教师成了老相识。

而与这个人的再次相遇,几乎改变了他一直以来的观念,以及想要就这么生存下去的可笑执念。

榎本在吃到片山义太郎的手制饭团的第一秒就彻彻底底确认了他的身份。

 

而另一边,片山已经到了这几个月他日日光顾的店面门口,却看见了今日休息的看板。

“诶——径さん不在吗?”

这下困扰了啊。

片山从上司那里收到了寄给自己却没有署名的包裹,打开是一个上了几层密码锁的金属小盒子。

因为看起来过于可疑而被怀疑是哪位和他有过节的犯人寄来的,片山一整天都有些精神恍惚。

他想着榎本也许可以帮忙打开,便带着小盒子找上店了,竟然恰巧不在吗——

“这下困扰了啊——”

门却在此时打开了。

“義さん,下午好。因为店里一些事情今天没有对外开放,但如果義さん有请求的话我没问题的。”

“啊啊太好了,其实确实有些事情想要麻烦径さん呢——”

接过东西来榎本没费什么力气就把盒子转开了,轻车熟路的样子仿佛东西本身就是他自己的。

箱子内部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后开了一条缝,榎本看也没看里面的内容就交还了回去。

盒子里静静躺着一封信,非常淡雅的蓝色信封上用优美的字体写着他的名字。

小心地拆开,带着淡淡香气的纸上只端端正正地写着一行小字。

请和我交往。榎本径

……

信的主人有些别扭地打直了身子转过去背对着他,僵直了身子局促不安地等待他的回答。

空气里静的只有两人可以压低的呼吸声。

“如果……”

……

“如果这样的我也可以的话——”

片山把信纸紧紧握在手心里贴紧心口,紧张地垂下头,脸红的像是要滴血。

榎本放松地舒了口气,走过去把这个缩成一团的人抱在怀里。

难以想象,这个见面就强吻的男人竟然在告白时意外的纯情——

个鬼呀。

当天晚上在榎本店里留宿的片山,连着请了三天的假。

 

 

男人确认身边的人还在熟睡,悄悄起身离开,把自己藏在黑暗里,下定决心般点下了那个号码。

“找到他了?”

铃声响了三声,被毫无征兆的接起,电话那头的人开口就是带着调笑意味的问句。

“……”

“难不成是半夜来找我排解寂寞的?”

“周末,来老地方,我有东西给你。”

榎本不想和这个人废话,直接开口转移了话题。

通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电话里只传来有些沉重的气音。

“决定了?”

“……嗯。”

“这不是挺好的吗,好了,大半夜的去找你的小猫咪吧。祝你们幸福哟~~”

对方回答后直接掐掉了信号,留下榎本看着堆在角落里的那个金属箱子发呆。

自从那天遇上片山义太郎以来,这个箱子就再也没有被打开过了。

里面装的是用来开锁的工具没错,但绝不是市面上可见的那些货色。

如果片山有心去查过几年前备的案的话,他会就知道它们是用来做什么的了。

那些年在全国各地都时有发生的,银行金库或是企业机密失窃的案件,都有着共同点,锁具本身不会遭到破坏,但总会被悄无声息地完全打开。

无论采用多么先进严密的锁都无法防住这位神龙不见尾的犯人,警方推测犯人可能持有自己制作的专业道具。

只是因为数额不大,近几年也没有类似的案件发生了,即使没有抓住嫌疑人也失去了关注度,被压在警署文件的最下面不了了之。

以后也不会再发生了,因为这些工具会被交给信任的人处理掉。

而当年的犯人,会与真正信任着他的人一起,会和他的爱人一起,过上正常的生活。

“径ちゃん,怎么了?”

头发睡的乱遭糟的片山用薄被遮住软的一塌糊涂的光裸身体,倚着门框一脸担心地看着他,带着厚重鼻音有些嘶哑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字。

榎本走上去吻住他,把人打横抱起来轻轻放回床上。

“义太郎说过的吧,如果不做现在的工作的话要做什么?”

“诶、为什么现在问?呐径ちゃん快睡觉吧——”

“我想——我想听你说出来,现在。”

片山不知道这个人又想做什么,但他还是乖乖地把自己往榎本怀里塞了塞。

“我说啊,干脆辞了刑警的工作,我们一起开一家家庭餐馆——”

“然后呢专门给径ちゃん留下一小块地方,等径ちゃん开锁开累的时候能上来烤面包啦——”

他是天使,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会和他一起,去取回那些年我失去的东西。

榎本径在身边恋人黏黏糯糯的嗓音中沉沉入睡。

 

 

一个解开谜团一个抓住犯人,片山和榎本在警署里是出了名的搭档。

但是,成就越大,也越招人记恨。

“片山,之前你负责的那个连续纵火犯,终于有进展了!”

几个月过去了,这个当时片山在废弃工厂跟丢的犯人仍旧在持续犯案,已经在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

不过这一次终于让他们抓住了先机。

“我们昨晚接到报案,说一个孩子无意中听见了嫌疑人和另一位女子争吵,提到了关于连续纵火的事件和下一次作案的地点。”

上司甩给他一个档案袋,图片上是一个十分豪气的别墅。

“所以我们决定一边调查一边埋伏,片山拜托你了。”

“哦、哦,了解。”

昨晚才做过那种事情现在行动不便什么的——说不出来啊。

于是,片山一家三兄妹带上一个自觉跟上的石津以此名义进行了一次家族旅行。

别墅的主人正巧在自己的小金库里装上了最新型的锁,便拉住他们四个满脸自豪地介绍其的功能。

“不是我自夸,这种锁是最新研制出来的,可花了我不少金子。”这个长相有些猥琐的中年大叔兴致颇高地逐一介绍那些齿轮和转锁,“这套安保系统,全天下只有我能打开,几年前猖狂过一阵子的那个什么小毛贼,也保准拿这个锁没办法。”

片山这几个月也耳濡目染了一些锁具知识,他颇具兴趣地研究这个厚重的门上的庞然巨物,想起了榎本。

“也会存在那家伙打不开的锁啊——”

“那家伙、是指我吗。”

熟悉的清冷声线突然在身后响起。

榎本看起来依旧一脸平淡,但眉毛下撇着,鼓着脸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哇——吓死了。不过为什么径ちゃん会来这儿啊……”

榎本把手上碍事的东西放下,一手拦过自动靠过来的恋人,片山这才发现他拿着的是第一次见面时见过的那个神秘的箱子。

“我受雇来修理这家废弃阁楼上的门,”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榎本稍稍挪了挪身子挡住了脚边的箱子,“这个是要等会交给一个业界同行的,正好顺路我就一起带过来了。”

“好啦好啦,都参观完啦,出去吧我要锁上门了。”

中年男人突然冲出来夹在他们中间,“刑警先生,我可不懂什么纵火犯,还得麻烦你们烦神了。榎本先生,阁楼在这里,跟我来吧。”

两人耸耸肩表示无奈,便各自往自己工作的地方走去。

警方为了防止走漏风声,仅仅派了片山和石津两个人进入别墅保护人员安全,其余人在不远处等待。

一般的犯案时间都在晚上,片山一行人便准备就在别墅里留宿。

因为白天开始精神就一直紧绷着,昨夜别说体力消耗了连觉都没怎么好好睡,片山在进入下半夜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身边的榎本不忍心叫醒他,心疼地轻轻揉了揉栗色的发丝,在嘴角落下一吻。

看时间估摸着是时候去和那位家庭教师会面了,榎本笑着对熟睡中的恋人道了别,压低气息离开了。

 

片山是被人剧烈地摇醒的。

“前辈!!前辈!!不好了!!”

视线一片模糊,嘈杂的声音先传入耳内,他猛然清醒过来。

石津的焦急的脸映入视线,“晴美被当做人质了!!!”

“什么!!!”

知道妹妹处境的片山吓得跳起来就往外跑,出了门才发现走廊已是一片火光冲天。

“咳咳、石津,这到底怎么回事!!晴美在哪??!!”

“她和我说犯人多半是冲着钱财来的,就自己去金库附近埋伏。后来纵火犯果真来了,先是在房子各处点火,又威胁着这家的主人打开了金库的门——”

“然后呢——”

“晴美上去和他对峙,被抓住了,现在在金库里——”

可恶!!

片山结果石津准备好的湿毛巾,两人一起冲进火力。

赶到的时候,家主的中年人被浩史牵制在一边发了疯似的要冲上去,而金库内已经被洒满了汽油,一个年轻人一手勒住晴美的脖子一手举着打火机,慌张地对着想要靠近的施加威胁。

“晴美!”

“义哥!”

“住嘴!!”被刺激到的年轻人把火苗对准想要近身的片山,“快走开,这个女人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吗!!!”

可恶,可恶!!!

“别管我,哥哥,快去找人抓住他!!!!”

“别说傻话了!!!”

“你们都给我住嘴!!!!”

年轻人咆哮出声,把手臂勒的更紧。

片山看着痛苦地呻吟出声的妹妹,和周围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紧紧抱住自己的头不知所措,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

“那——我进去。”

他低下头看不清表情,压抑着战栗的语气这么说出。

“你放开我妹妹,我进去。”

再次抬起头时,杏眼里噙满了泪水,却满满的都是坚定。

被逼到极限的年轻人看着片山举起双手,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绷不住的扭曲。

“啊啊啊啊啊啊——”

他最终放开了牵制着晴美的手,而打火机也同时掉落在地,烈火突然在这个金库里蔓延开来,年轻人顾不上一切,发了疯地向外跑去。

片山和石津对视一眼,示意他去抓住犯人,终于化解危机后长舒了一口气,也准备向外跑。

房间里却突然警铃大作,那扇有繁杂密码锁的们重重地关上。

“啊!!忘了这个安保系统有防火装置!!”

“喂喂喂!”浩史一把抓住中年人的领子,“快去把门开开啊!!”

中年人却一脸惊恐,“不行的,不行的啊!!!”

“这种情况下我也打不开啊!!!!”

“你什么意思!!我弟弟还在里面啊!!!”

 

刚出了庭院便发现着火的榎本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了满脸无措的片山即将被火舌吞噬,宛若地狱的大门却无情地关上,将他们隔绝。

灵魂撕裂的痛苦一瞬间坍塌一般降临到榎本身上,心脏被紧紧揪住,无法呼吸。

……

即使有再大的事,也该留在他身边不让他乱来的。

即使态度强硬一点,也应该早点逼他辞职的。

即使会伤害他,也应该为他挂上数层锁,时刻保护在自己身边的。

……

榎本戴上耳机,提着那个箱子,面无表情地走向门。

“你们都离门远一点。”语气冰冷至极。

为什么你们没有保护好他。

手提箱打开,里面的工具终于又一次重见天日。

“义太郎,听的见吗。”

为什么我没有保护好他。

在场的人看见榎本操作了几下手机,对着耳机麦克风温柔无比地说。

耳机里传来了声音。

“径ちゃん、是径ちゃん吗?!”

“抱歉,我擅自在你身上和手机上装了窃听系统。”

“听着,义太郎,现在火烧到你了吗。”

“那就好,我可以开这个锁,希望你能坚持一分钟。”

“这一分钟里,可以听我说一个故事吗。”

……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在原地了,不曾见过的神秘工具,娴熟无比的动作。

几年前的数起失窃案终于在此刻告破。

看着榎本有些颤抖但专注的背影,平静地诉说着自己的过去。

不曾有一个人上前打断他。

远处趁着乱混进来的家庭教师拉着浩史和晴美知趣地走开。

……

片山从来没有听榎本对他说过这么多的话,他便也从不曾过问那个人的过去。

火焰已经烧上了他的衣服,疼痛灼烧着末梢神经把思维搅的一团糟。

浓烟熏进嗓子里,难过的要窒息一样。

但是泪水怎么也停不下来。

榎本温柔平静的声音包裹着他全身,所有感官都镀上一层磨砂。

像是在梦里,跟着恋人的叙述回到了有他参与却不曾熟悉的过去。

在那个人仿佛无尽黑暗与不幸充斥着的过去里,他分明看见弯下身子,为故事的主人公撑起伞的,小时候的自己。

“我爸爸是刑警哦,我绝对会保护好你的。”

 黑暗里唯一的光亮的,

“下一次他们再欺负你,就来找我吧。”

阴霾里唯一的色彩的,

“明天我也会来找你的,绝对会带来比今天更好吃的便当的!!”

对于他来说,

“所以约好了哦,我们来做朋友吧!”

是自己啊。

片山把自己蜷起来,紧紧贴着门,想象着去感受榎本灵活的手、认真的眼神、和淡淡的带着悲伤的温度。

哭到失去了声音。

……

最后一个齿轮也顺利跳开,所用时间之短打破了他之前的所有记录。

厚重的门缓缓打开,失去意识的恋人跌进他的怀抱里。

榎本一把将人拦腰抱起,独自逆着人流向外走去。

嘈杂的世界一瞬间噤了声。

……



“径ちゃん——”

“刑警先生,请问你身上有带着手铐吗,”

榎本把片山小心安置在担架上,露出了坦荡而最幸福的笑容。

他伸出双手,把手腕紧紧靠在一起,

“恭喜你抓住了犯人。”

 

 

TURE END

片山亲手为榎本带上了手铐,两人立下不离不弃的誓言,在榎本刑满获释后片山也辞去工作,在千叶开了一家小餐厅。

 

HAPPY END

片山在担架上说老子完全不在意你的过去然后跳起来和榎本当街跑路,用锁匠一生懸命攒的钱私奔去了夏威夷,一个务农一个打渔隐姓埋名过上小资生活。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