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祝え、新たなる王の誕生を!!

【SA 润雅】カクテル 【上】

1.SA 润雅

2.有一点三角关系的感觉

   J对A主动,A对S主动,只涉及一点点的JS线废了之后转友情

3.如果有下篇的话就是一篇车了。3P的车,有人想看就写没人看的话就坑啦

4.不能接受任何一种的请不要往下看了,谢谢

5.感谢阅读。

“包养”这个词,是这个家里的禁忌。

事实是存在的没错,但相叶雅纪就是不愿意那两个人把这种让他害羞的事情明说出来。

是的,他现在同时和两个绝对称得上成功人士大众情人的同龄男性同居着。

一位叫做松本润,是那个有名的做各种高端商品的松本家族的正式继承人,现在虽然还处在跟着前辈实习的阶段,身上也已经压上各种巨额交易的担子了。松本润虽然是三人中最小的一个,性格却最为严谨认真,很会照顾自己的同居人,就连现在居住的房子也是他提供的。

另一位叫做樱井翔的来头更大,是位政界翘楚的长子,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真正的大少爷,良好的教育让他出落成一位端正自律的优秀主播,待人接物都优雅体贴的没话说。樱井翔主要还是住在自家的大宅子里,一周会腾出一两个晚上来蹭松本润的房子住。不过他真正的目的是来陪自己的小情人相叶,从小就尊敬着樱井翔的松本润自然也不会拒绝,他们三个人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奇妙的同居关系。

忘了说,这两位的长相可都是人中翘楚,英气俊朗的没话说,就算不论家室性格,只看脸也是宴会上的焦点人物。

相叶雅纪把外衣套上,对着店里的前辈道了声别,缩了缩脑袋有些抱歉地轻轻关上了门。

与其他两人相比之下他就平凡了些,是都内一家小酒吧的驻店调酒师,在某一天偶遇来店里喝酒的两人后,就不知不觉缠在了一起,翻云覆雨的一夜之后那两人连着一个月来光顾店里,后来——

后来他就搬进了松本润的房子,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今晚松本润提前结束了一场大的商务谈判,而樱井翔恰巧没有外景的工作,早早就来到了他们一起住的房子,闲着没事就一直给他发带小红心的短信,催他赶紧回来做宵夜。

为了赶在松本回来之前给他一个惊喜,相叶难得地打了车。

入了秋,晚风吹在脸上十分舒服。

“雅纪——”

低沉磁性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字,相叶向着声源的方向抬起头,樱井依着二楼的天台十足优雅地端着杯红酒,冲着他暖暖地笑。

从高处的视角来看,微风吹起相叶有些长了的栗色碎发,扬起的脖颈隐隐约约露出心形的喉结。单薄的衬衣下裸露出同样单薄的身子,出了一层薄汗而黏在健康的肌肤上,透出好看的腰身。

喉咙莫名有些干渴,樱井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相叶抬起空着的手对着俯瞰他的人打了声招呼,“翔ちゃん,我顺路带了些关东煮回来,饿的话先下来吃吧。”

就着还带着相叶手上温度的小吃,樱井给两人开了啤酒,就陷进沙发里在腿上摊开了报纸开始仔细阅读。

“还在工作?”

相叶把松本买给他的红黑格子围裙套在头上,纤长的手指在身后熟练地打上结。

他带着些气音的嗓音传到樱井耳朵里的时候,说实话这个假装淡定的人已经想立刻冲想去抱住他了。

“嗯,明天下午要开会。”

樱井把那一沓厚厚的报纸举起来企图挡住脸,在沙发里陷得更深。

相叶没能明白他的心情,依旧笑得一脸灿烂走进厨房开始准备三人份的夜宵。

从厨房里开始陆陆续续传来各种声音,樱井自然以及无心看下去那些细细小小的文字,心绪早就随着那些声音系到一周没见到的甜美的恋人身上了。

但是樱井·人设不能塌·翔一直没有主动表达自己情感的习惯,这么些年来相叶几乎算是第一个敲开他被重重限制紧锁的心的人。

那天也不过是抵不过来自家庭事业上的压力,想要和旧相识的松本一起找个小酒吧叙叙旧。

可当他细细嘬了一口相貌好看的调酒师端上来的鸡尾酒的时候,丝丝凉意的烈酒划过喉咙,流进比心脏更深的地方,让积攒着随时要爆发的压力一扫而空。

仿佛自己尽力掩藏过这么多年的弱点,被轻易看的通透,被以世间最为善意的方式全盘接受。

像是和人温柔无比地相拥。

抬眼,与带着纯真而耀眼微笑的调酒师视线相接,那是长在这个令人疲倦的世界的天堂草。

“二位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清澈的黑色瞳仁盈着满满的善意,能够接受一切的全然善意。

樱井觉得心脏被揪紧,继而被人缓缓舒平,精明如他立刻明白了心中莫名的悸动源于何处。

“不好意思,你——”

“你叫什么名字?”

他却分明听见了另一个声音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松本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搭在桌子上靠近胸口的位置,仰起头暖暖笑着的样子仿佛一时回到了孩童模样。

他也立刻明白了,他们,同时对同一个人一见钟情。

 

相叶的厨艺很不错,但是和他娴熟优雅地摆弄那些名酒时不一样,显得有些粗枝大叶,料理的时候偶尔会碰倒些东西,那些瓶瓶罐罐的声音不时传到樱井的耳朵里,想着恋人一边发着各种可爱的拟声词一边毛手毛脚地收拾着残局的样子,他不知觉笑了出来。

樱井其实清楚,今天,不,不只今天,每每他到来这间三个人的秘密宅邸时,自己看起来傻傻的恋人是私自向店里请了假提前回来的。

和相遇当晚就发出热情的邀请,第二天开始就带着精心挑选的玫瑰上门追求,一有休假便带着相叶出门兜风、泡他最爱的温泉的松本不同,樱井几乎没有为恋人做过什么浪漫的事情。

反倒是在三人的相处中扮演着ムードメーカー的相叶内心其实细腻温柔的不行。看着他独自难受的样子默不作声地为他端上一瓶啤酒,两个人就在房子里喝到醉成一团。

直到相叶主动扑过来和他唇齿相接,经过他反复确认后才愿彻底敞开心扉,缠在一起互示爱意直到疲倦沉沉睡去,再相拥着一起看到第二天的曙光。

他们唯一一次两人单独出去玩的时候,相叶为他包下了海滩,为他放了烟火,在夜色和绚烂的光点的映照下,絮絮叨叨地说着我最爱翔ちゃん了这样的话。

当相叶在他生日那天捧着一大束玫瑰出现在他经常光顾的咖啡店里的时候,樱井差点就瞒着家人和松本就近买个戒指向恋人求婚了。

所以怎么总是我被撩啊——樱井脸上红了一片。

“啊——”从厨房的位置突然传来金属落地的声音和相叶有些惊慌的声音。

“雅纪??!!怎么了??”

“抱歉翔ちゃん——”

相叶有些无措地把两只手抬在胸前自然下垂着,上面沾着一些白色的奶油。

不只是手上,全身都或多或少沾上了些打翻的奶油,被困在一片狼藉中不敢乱动,没有眼白的眼睛有些飘忽不敢看他,自顾自地傻笑着。

“想尝试做一些泡芙,结果一不小心——”相叶本想要挠挠头,结果把手上的奶油又蹭了一点到头发上去。

“啊、抱歉我马上收拾——”

“雅纪——”

被猝不及防叫到名字,相叶习惯性地应了一声。

“不用收拾了,雅纪。”

面前的人慢慢逼近过来,语气里满是危险。

他拉过相叶的手腕,把它轻轻搭自己手上,细嫩的奶油从两只手的指缝中一点点挤出来,充满了暗示。

樱井反手把人牵引过来,把借着奶油的润滑十指相扣的手放在嘴边,细细啄着相叶指尖的甜腻气息。

“翔ちゃん——不用等潤くん回来吗?”

他凭着身高差距把脑袋埋在相叶胸口,啄吻上凌厉的锁骨,对着曲线优美的脖子深吸一口气。

“嗯。”

清爽的馨香夹着生奶油的味道,这个人哪里都甜甜的。

紧贴心口处能够清晰地听见恋人渐渐加快的心跳声,他单薄的身子轻颤了一下,似乎是在笑。

“那,翔ちゃん——”

相叶把赖在身上的人扶起来,就要向往常一样主动找上樱井好看的唇,却被他好看的手指止住。

比自己矮上一点的人猛地把自己推到墙上,强硬地霸占了他面前寸方的空气,樱井近在咫尺的睫毛被鼻息吹起,深沉认真的眼神看得他不禁沉溺进去。

相叶所幸闭上眼睛享受这位一直不愿主动的恋人有些生涩却不容推脱的吻技,安静地任由他解开自己身上衣服的带子。

 

挺好的,这样对谁都好。

松本润这样评价他们三个人的关系。

从小对比自己大上几岁、一直站在人群中心的樱井翔抱有近乎偏执的崇拜,他又擅自把这种感情定义为爱。

他们双双长大后,松本真切地记得自己似乎在一次醉酒后向对方坦言过,被委婉地拒绝后第二天又变得和前一天毫无两样了。

到底是樱井太过克制,还是终究只是一场过于清晰的梦。

但是,一切都不过是过去了。

感谢相叶雅纪,感谢这个天使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

松本润想,自己是被相叶的那杯鸡尾酒救赎了的。

不论是相遇当晚抛却一切的欢愉,还是之后倾尽一切的追求,最后抱得美人归,他在这个人身上和当下的爱意中越陷越深,终于变得渐渐可以正视之前那段感情了。

松本和相叶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要长一些,而相叶对时尚的好眼光和异想天开的创意帮了他很多忙。

虽然他确实以让恋人帮忙做模特为由发展成床上运动过很多次。

相叶很好看,非常好看,长得非常精致而舒服。

相叶的身材也非常好,比例皮肤筋肉分布都堪称完美。

对于混迹交际圈阅好看的人无数的松本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家恋人的性格。

相叶是他见过的最纯净而懂事的人。

不是一根筋的傻,也不是樱井那样子理性感性地过了头难以掌握,他恰好处在松本的可控制范围内,却总能带给他无尽的惊喜。

他们成长为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性格中原始存在着的相同点却还在互相紧紧吸引着。

松本曾想过提出过让他在自己的宅邸里安安心心住下,辞去工作断了之前的交际,但看到相叶和自己在小酒馆里的时候,傻笑着不停地说着近来工作的趣事的时候就放弃了。

他意识到自己无聊的占有欲会毁掉这个适合天然生长的精灵。

所以松本最后还是选择了放手,放手让相叶去做自己爱的事情。

放手让相叶同时爱着两个人。

车稳稳停在自家的地下车库,从门口看到大厅还亮着灯,樱井早就和他打过招呼说今天要来自己这里住,而细腻温柔的恋人应该也为了自己提前回了家。

松本理了理自己的西装领子,带着微笑拧开了自家的门。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