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祝え、新たなる王の誕生を!!

【正文】masa×野良神设定 第一章 下

飚字数了3000多~然而还是没有文力想哭。下一章是eiji小妖精,虽然这里已经出场了,好想写无比甜的火有啊

第一章 下


被神明收养并赐予“假名”的亡灵,平时是人类的姿态,在主人呼唤时会强制性的变化为某种器物或骑乘兽或是某些特殊现象,侍奉不同的主人则作为器物的形状也会不同。

 

“啊——有栖先生,我要怎么办才好啊——”

大清晨火村的神域里就有个生面孔在不断地发出着崩溃般的吼声。

亮太原本是专司横滨犯罪的神明铃木诚手下的神器,一直做着比较轻松的文职工作的他最近遇到了让他近乎崩溃的命运转折。

“真是的,那位京极大人说着什么自己突然回来没有住处就我那里住下了,可生活上各种不讲究,性格也随性到差劲,啊——”

听着谈得来的好友的哭诉,有栖也只能先好言安慰着,插空捻起桌子上的茶点放进嘴里。

京极浩介是当年四方有名的热血年轻武神,但他也通常无视世间各种规定凭一腔热血胡来,功罪相抵倒也名声在外。30年前京极在一次严重的时化中卷入迷之事件失踪,最近又突然回归。他的后辈铃木似乎有什么难以言说的原因硬是把凉太给了一向不收神器只靠自己的拳头的京极作为神器。

“那位大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一下子转换了生活环境的亮太简直度过了地狱般的日子,“这不是凭着自己的任性一直在胡来嘛——把人牵扯进各种危险中不说,这次又说什么不需要神器自己可以解决——啊烦死了——”

而亮太却是一副高中生的草食系长相,对人间的科技技术相当擅长,性格也相对温和,和那位京极大人看起来可毫不对盘。有栖在心里这么分析着,从椅子上挣着起身,“亮太你太紧张了啦,试着和那位大人沟通一下啊,说现在的世道已经大不一样了之类——”

“就是沟通无效我才这么绝望的啊。”

没有继续对话下去的可能与意义,屋子里一时陷入了安静。直到从楼上传来了新的躁动。

看到来人的两人起身,“火村大人。”

“抱歉,先告辞了。”

因为犯罪率上升而忙坏了的火村英生向亮太点头问了好,就拉着助手急急忙忙准备出门工作。不止是他这样的学问之神,因为时化出现地越来越频繁,各类武神也相当忙碌。考虑到这一点的亮太多少想起了自家不靠谱的神明,也准备回去试着重新沟通,却看见一路小跑着跟在火村后面的有栖侧过身子回头,做了个加油的口型。

亮太整理了自己坐的有些皱的套装,想着在回去的路上别忘给京极大人买上今天份的啤酒和鸡蛋。

 

“京极浩介大逆?!”

回到自己住处的亮太只得到了这样一个惊为天人的消息。

铃木在亮太一露面就急急忙忙冲过去,“亮太,你知道京极前辈去那里了吗?现在几乎出动了整个横滨的武神在搜查他啊。”

“不不不,请您说明一下这是什么情况,我完全不明白。”

原来才从失踪状态中回来的京极浩介被天质疑在失踪的30年间与妖术师有合作关系,正巧当下时化突然变得严重的时期又与他回来的时间相重合,在天派人想把他带来审问的时候又不见踪影,便被莫名直接定了罪。

“啊——真是的京极大人——”不等铃木进一步命令,亮太直接咆哮着冲了出去。

虽然作为下属过着被这个不靠谱的神折磨的短暂日子也没什么美好的回忆,但京极大人是绝对不会做出和妖术师有染这样的事来的人。亮太这么想着,在下界的横滨街道中急速地奔跑着。成为京极的神器后,虽然没怎么被很正当帅气地使用过,但他却获得了无比优秀的定位能力,凭着这个,他有在任何地方找到自家神明的自信。

而这次,一定不能让他再想一个人胡来。

 

亮太在横滨的一个小巷里找到了京极浩介。

“京极大人 ,跟我回去吧,一定能和天解释清楚——”亮太挡在想要从旁边逃走、一身是伤的京极。而那个穿着明显过了时的运动衫、拒不承认自己是个大叔事实的不讲理却强大过头的神明,只是把瘦弱的他狠狠地推向一边,施力出拳打散了近在咫尺的想要袭击亮太的妖。

“喂,亮太,听着,现在不正常的时化,和30年前一模一样,30年前——我那时奋力与之一战的敌人‘神乐’,是个潜藏在黑暗中十分有手段的妖术师。世间是现在这个模样,就是神乐还存活着的证明。”

京极见亮太起身,带着誓死的眼神扑过来,不得已出拳正中腹部,看着这位年轻的神器抱着肚子侧躺在地上抽搐,压下心中的不忍转过身去。

“神乐是我的猎物,30年前也好,现在也好,不论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保护好这里的人们。亮太,我不解放你,时化又要来了,凭你对术掌控的实力应该能安全回到铃木神社,你就在那安心等我回来吧。”

“京极大人,”从他的身后却传来这样颤抖而撕心裂肺的喊声,亮太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一向乖巧柔和的脸因为痛苦和委屈而扭曲着,“为什么,京极大人――”

“为什么不让我帮忙,总是一个人乱来——”亮太用手指着自己,好像有些迟疑却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说着,“我是京极大人的神器啊,为什么不找我。京极大人的事我也想帮忙——”

“神乐的事与你无关,不能在把你卷进我过去的恩怨中了。

“别担心,亮太,我可是不死之身。”

 看着逐渐远去之人的身影,亮太滑坐在地上。

 

 “说起来啊,最近的几十年来还真的没见过这么严重的时化呐。”一身花哨、从好看的眉眼中生出满满市侩感的青年站在神社前,像是在和什么人交谈一样随性地依靠在木质的精良柱子,语气确是与周围环境完全不搭的轻浮。

 “诶呀大人您啊,就算是您这样尊贵的人,帮人干事也不是要收香火钱。我呢,只是个地位卑微的小野良,做着收集情报这种走在悬崖边上的活计,遇到这种时候还总是得脱大人您的福才包住这条命。”

   “嘛,对大人您的话当然是可以免费服务啊。这时化可不简单,和30年前‘神乐’事件可一模一样。当然,这也只是乍看之下外行人的结论。依我看——”

青年却猝然停下,看着一位年轻的神器满身是伤地从神社前匆忙走过,身后跟着一波带着写着小篆文字面具的妖怪,笑地恣意。

那个看着狼狈至极的小神器后知后觉的对身后的妖怪划出一线,拖着身体冲进神社。

“へえ ,很厉害嘛。”青年拍着手,走向前去,却可以绕过好像一脸不好意思等着被扶起来的人,捡起了地上化作灰尘的妖怪留下的面具。“这些可是面妖,虽然是些小妖怪,你也算是厉害的。”

得到了夸奖的孩子从地上自己挣着起来,想到了是吗似得突然变了神情,道了声谢就从青年手中拿走了那个面具,又匆匆跑了出去。

“可真是个好孩子。不不不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人,倒是大人您,看到这面具没有想到什么吗。内部出了问题可真可怕——”

而青年那些刻意而夸张的小动作,被另一个人尽收眼底。

青年却知晓一切般,从栏杆上轻巧地跳下来,背对着空无一人的神社,做了个再见的招手。

“看来我的工作来了呐。”

 

面妖,亮太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他定位的能力不弱,根据手上的面具可以找出背后的罪魁祸首的位置。而那位大人,应该也会在那里才对。

直觉,这可是靠着那位大人平日里常挂嘴边的话。亮太想到,不知觉露出了笑容。这次一定会帮到京极大人的。

 

“亮太!”

亮太赶到那个废弃的大楼的时候,京极正被大波的面妖包围,而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面孔。“远藤大人,为什么——”

“说了叫你别管我的事你怎么还是来了,你是在小看不死者身京极浩介的能力吗?”

“诶——怎么看我都来的正好吧,您就别嘴硬了承认自己正处在危机之中吧。话说远藤大人怎么在这,这都是什么情况嘛——”

“我那里有处在危机之中!”这种时候还在耍宝的中年不靠谱神明摆了几个夸张的姿势示意自己没事,“亮太你倒是来的是时候,能找到这里也算是合格了呢。过来,亮器——”

“诶——?!!”

右肩上小篆的亮字浮在他面前发出着透亮的光,因为身心与神明相通而全身涌现出力量,回过神来亮太已经变回神器状态,被紧紧握在自家神明的手中,而意识却仿若站在高处,能把一切看的通透。

亮器是一把江户时代的流行武器十手,属于可攻可防的武器。第一次作为武神的武器被使用的亮太显得无比开心,其化作的神器上虽没有刀锋,却凌厉无比。

京极握住上手的神器,流畅的动作消灭了最近的几个面妖,“我,京极浩介,绝对要保护好这个城市和这个城市的人。亮太,我的好搭档,要上了哦——”

 

“最近传的很火的,横滨的暴力热血运动服武神和他的豆芽菜神器组合,没记错是你的朋友吧,有栖。”

从一大早就忙着为自己忙坏了的同居人张罗早餐的有栖立刻拍了一下说出这话的火村,“知道是朋友就不要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嘛。”

火村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习惯性地盯着还没来得及脱下围裙的有栖看,同时像是知道对方绝对不会生气的不走心地道了歉。

“不过,”因为喝了口被某人恶意替换的咖啡而被呛到的有栖也反盯回去,“没想到远藤大人那样尊贵的神明会因为追求刺激而做出违逆天的事情来。”

“呐,火村,我啊——”

两人面对面地坐下,有默契地拉近距离,几乎到了额头相抵的程度,为了能清晰地看清对方的眼睛,从而知晓彼此心底最柔软的深渊。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