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祝え、新たなる王の誕生を!!

【零牧】痛觉暂留

题文无关,想着怎么样都得起个题目。我觉得大概是he?



       在他见过的所有人中,桐岛牧生是无疑最完美的。

       牧生作为一个男孩子,大概不像同龄的女高中生那样精细的搭理自己的头发,但那头偏长柔顺的黑发服帖地趴在前额时,却比任何逆来顺受的乖巧女孩都要适合像现在这样,被紧紧攥在他手中,撕扯着神经为主人带来压迫和痛苦。

       牧生的眼睛是会让人沉溺而不至溺亡的死水。平日里的无辜和顺良也好,注视着心爱之人和障碍时的疯狂也好,伤害了最后失去的挚爱时绝望却回归本真也好,美到窒息。而现在那双眼睛早已不再拥有曾经的光泽,混浊的视线里满溢着本能的欲望,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牧生的唇型也很好看。女孩子们大概会有看着牧生红润与苍白都恰到好处的双唇妄想到痴迷吧。他难得温柔地去触碰那双唇,沿着唇形轻轻擦过,干涸的血液结了疤痕又被他粗暴地咬开,直到染的他整个视线一片嫣红。

       牧生的声音非常好听,软软糯糯,有着诱人沉溺的虚伪温柔。他痛恨牧生伪装过后的声音,那声音带走了他的哥哥,差点伤害到他曾经不顾一切爱着的女友。可他爱牧生疯狂的、像是自甘被世界抛弃般笑到癫狂的样子。理智崩溃边缘从精致的喉咙中被挤压出来的、甚至像是超出人类极限的笑声。他把牧生从肩上狠狠摔下,摘下眼带的时候,牧生在看清他的一瞬间,在被掐住脖颈的情况下又一次发出了这样的笑声。但那是命途多舛的胜者得到自己的世界般的模样,他觉得心中没来由地发毛,于是粗暴地啃咬上牧生精巧的喉结,勒地发红的漂亮脖颈上现在任然可以看见触目惊心的疤痕。而那之后,再也无法笑出声来的牧生,在他近乎无止境的虐待中,维持着孩童愿望得到满足般圣洁的微笑。

       他毫不怀疑,在他对牧生做出这种事情之前,牧生的精神就已经出了问题。所以在他悄悄观察着牧生的三天里,才没有被几乎不眠不休描画着被血色浸染、显然被钝器击打过而出现不平整菱角的战神像的少年吓到。那时的牧生,宛若失却了魂魄般,对着残破不全的模型刻画着原本便不会存在于世的完美的战神的形象。变得比原本还要瘦弱的少年,不断修改着画纸上的阴影,直到整个纸张都被浅浅的铅笔印浸上痕迹,再把纸张全部涂黑,换上另一张重复。牧生仍然坐在会倾泻下刺眼而冰冷的阳光的窗台下,随着细微的动作在地板投下纤细的阴影,微弱的像是会被风吹散的冷炎,微微俯下身而被长长柔顺的刘海遮盖下的痴迷与眼前事物的面庞,圣洁的让误闯神殿的他近乎窒息。他悄悄靠近少年,却意识到自己小心翼翼的行为实在不必要。牧生像是早已于视线之外的世界隔绝的样子,让他不自禁自嘲地苦笑出声,走到少年身后,一把抓住作画的那只手,将人强硬地拢入怀中。

        他知道,就算没有蒙上牧生的双眼,他的眼中也不会有其他的东西。他知道,就算蒙上牧生的双眼,他也迟早会意识到究竟是谁,最终回到了他的身边。

        少年不再感觉到寒冷了,因为被渴求已久的温度侵占。

      “牧生,是你赢了。”

 

        他以为自己对麻生绮罗的爱是可以超越一切的正义,可在他这么认为的那一刻便入了牧生的圈套。绮罗——他曾如此珍爱的人,被卷入他引起的暴力之中,最终这场不被所有明事理的人称赞的爱情以哀婉告终。

        牧生,人是会变的。会被光所影响,向好的方向改变。

        但同时理所应当,也会因为任何事情,向所谓坏的,原原本本的方向改变。

        把不同爱当做正与邪的较量 ,把殊途的付出当做赌注,不过是牧生知道自己手中没有厚重的筹码时的孤注一掷。

        牧生明明有千万种纵使浸染岁月,终归可以致胜的办法。这样决绝的选择,是注定自己会死于深爱之人的制裁之下的、当时所能得出的最为幸福的结果吗。

        所以他的暴力被制止的时候,牧生才会露出那样寂寞的表情吗。

牧生,你的幸福只止于此步吗。

 

 

         牧生,你的幸福只止于此步吗?

        樫野零紧紧抱着浑身是不忍直视痕迹却笑的圣洁的少年,早已失却了意识的牧生只是茫然地用目光锁住施暴者的眼睛,本能地跟着樫野下身的动作发出破碎的呜咽声。

        明明瘦弱而被伤害到不像话的身体像是落叶那般残魄地摇晃着,明明没有那里不在流血、不会撕扯着崩溃边缘的痛觉神经,

        为什么要用尽全身力气回抱住身上的人,为什么即使昏迷也要露出这种害怕失去什么所以展现出一切美好、却像孩子一样易于满足的笑容来。

       这样的话,会几乎让为了填补内心空洞而做出这样出格过分行为的樫野零被罪恶感浸没,最终深陷进名为桐岛牧生的网中去的吧。

        樫野零,为什么想要重新使用暴力,为什么对象非得是那个人。

        因为他爱他,因为牧生爱零,所以不会拒绝,所以一定会被原谅。

        因为他爱他,因为零,大概真的

        也是爱着牧生的吧。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