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祝え、新たなる王の誕生を!!

【正文】masa×野良神设定 第二章上

新年快乐!

eiji篇,小妖精萌炸了。有小牧生的出场。这一篇怎么也插不进去火有的秀恩爱就放弃了。

野良,因为各种原因被多名主人驱使,拥有复数名字的神器统称。野良是专为神明做一些不可告人之事而存在的,讳莫如深。这样的神器被视为背叛主人的卑贱、不祥的存在。神器互相之间对决发动术式首先需要知道对方的赐名才行,但野良因为赐名太多的原因会变得非常占有优势,理论上野良要比单一名字的神器更强。

祝器是神器基于永远忠于主人心态而产生的形态上的变化。众神中大多以拥有祝器为荣。

 

纵是在夜幕完全降临之时,这片把暴力奉为至上原则的不法之徒聚集之地,也绝对不会平静。每一丝暗处的角落,都可能栖着肮脏的勾结与背叛。而那些源于人类负面情绪的怪物,也在暗中睁开色彩诡异充血的眼球,伺机将平静之下暗涌的危机推向高潮。

今天,这个城镇里贪心的小野猫也出来觅食了。

青年先是从墙边探出贼笑着的小脑袋,四处张望了几下便一只手撑着身体轻盈地翻了过来,猫着腰落了地也没有丝毫声响,这时才用那面满是暗红色污垢的墙掐灭了烟。

墙隅栖着的妖闻到夹缝之居民的香气开始蠢蠢欲动,从阴暗潮湿的旧墙和地面凭空生出数只丑陋的眼球,空间扭曲让那些毛骨悚然的视线汇聚变成无论个头颜色都夸张的要命的节肢动物,发出着诡异的叫声向过路的青年发起进攻。

青年在原地小跳着转了个圈回头,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做出划线的动作,从而生出强力的风刃,这就把敌人全部消灭了。

他双手插在大红色骚气的裤子的前兜里,从卷起半截的花色衬衫袖子里露出的小臂上能清楚地看见各不相同的数个小篆的字,又像先前那样一摇一晃地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我妻凉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祸津神,因为以帮助人做一些杀人复仇的见不得光的事情为业,明里暗里都不被那些有正式神籍的有名神待见。

其中和他过节比较深的就是以脾气暴躁实力强劲出名的樫野零。

樫野经常会带着他的神器们在我妻凉工作的时候上门找事,大街上偶然的碰面也必然是一场恶战。值得一提的是担当樫野众神器道标的牧生,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形态却是希腊神话中战神阿瑞斯的圣矛,附着着令人生畏的赤色闪电,就算不与之直接交锋也分明能感受到几乎喷涌而出的疯狂。

而我妻凉却拥有着冷静到可怕的头脑和几乎极致的身手,即使身处旁人再怎么无计可施的绝境也能够脱身。而他现在手下的两个优秀的神器——トム和ジェリー就是在一次死里逃生后跟着他的,也都是些相当于杀手的不要命的狠角色。

我妻凉即使是自己手下的神器也不会予以全部信赖,实际上他除了自己,谁都不信。

 

我妻凉这次接到的任务是刺杀当地一个黑帮的老大,当然者其中错综复杂的设计与他无关,交到他手中的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金钱交易。

神明其实并不会缺钱,这一点追随他们的神器也一样。但我妻凉一类在高天原没有神籍、不被现世之人供奉的无名神,一旦不被任何人类记住,便是默默消失的命运。因此无论是什么样的委托,我妻凉都照单接受,以此在人世留下印象维持自己的存在。

但也有例外。Tom和jerry就是为了那笔巨额的钱款而卖的命,但同时,他们还有另一个任务在身。

一直到死之前还在灯红酒绿的前黑帮老大以丑陋的姿势倒在血泊之中,而让手中武器回归原型的我妻凉正站在一边吸着烟的时候,却感到周围的气氛忽然变了。

凌然的气势从背后以惊人的速度直逼而来,用余光可以瞥见赤红色的闪电毒蛇般逼近。凉没有时间回头,施力从原地跳起以最近的路途躲开攻击,准备招来神器的时候却感到后颈一阵刺痛,一下被打乱了步伐的他顺势在空中回旋趔趄着落地,可小腹被闪电划到了一下。

凉极力忽略掉几乎麻痹的痛苦,冷静地打量了一下现状。

不远处的tom和jerry站在樫野零的身后笑得一脸惬意,同时后颈发热的刺痛又加深了,他一瞬间控制不住表情抽了口气。

是恙,妖魔所带的不净之物,而凉并没有被妖所伤,这么说——

他又一次看向名义上还属于自己的神器的tom和jerry,是他们背叛了吗。

“这句话由我来说也许不太好,但你还真是可怜,”依旧傲慢的樫野零提着手中的圣矛,笑地一脸轻蔑,“他们只是接到了和我一样的委托,知道各种这条街上肮脏事情的你只要存在对人类就是一个威胁。所以说我才讨厌你这样的、诞生只是为了带来灾祸的家伙。而连你的神器也是,为了钱财甚至可以堕落为妖去背叛主人。”

“虽然很遗憾我会失去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但果然像你这样的家伙——”

零手中的武器感受到主人情绪的变化,也一瞬间配合地变得狂暴起来——“果然现在就去死把——”

恙的热痛感开始蔓延到大片的后背,凉将将地躲过对方的攻击,身体后仰用一只手撑住地面翻转身体向边上滑去,抽空拾起了地上死亡的保镖的手枪对着目标连开几枪。

当然并没有打中,牧器似乎反映比零还要快,自己动作起来用枪身弹开了所有的子弹。但所争取的数秒的时间对我妻凉已经足够去解放此时只会加重恙的污染而带来疼痛的、背叛了他的神器们。

凉的表情甚至没有一点改变,就像从一开始就知道被人背叛的结局。

零欣赏地看着这一切,“你的判断没有错,背叛者就是要干脆地处决,但这样你就没有武器了,赤手空拳暴露在我面前,可别妄想着能在逃过这一劫——”

“这里好像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了呐,让我知道无妨吧。”轻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零手下的神器们一下子全部戒备了起来,“不如说让我也加入吧,嗯?”

这片地区有名的唯一的情报屋以十分松散的姿态直直地朝着正在紧张气氛中僵持着的人,笑得一脸恣意。全身裸露出来的部分不规则地分布着小篆的字。

野良,同时侍奉着多位神明、被一向视为触犯作为神器之大忌的不忠的不祥存在。

“给予流离失所、归去无定的你归定之所——”

“什么??!!”

零震惊地回头,看见边念着咒语边用手在空中写着字的我妻凉,脸上不禁留下冷汗,“明明不相信任何人的你竟然会为野良命名——”

“——谨遵吾命、化吾神器。来吧,‘英’器——”

青年露出得逞的笑容化作刺眼的光束直逼他的新主人而去。

“谁会让你有机会啊——”同时樫野零也提起牧器飞奔过去,给予那个人全力一击。

兵戎相迸的声音清晰地传来,待烟雾散去,零这才看清我妻凉势在必得的笑颜,和他手中紧紧握住的虽然刀柄花哨的晃眼,刀刃却成色无比优良的漂亮的太刀。

这就是我妻凉的新神器,因为野良的原因,具有一定会成为优秀武器的先决优势,英器不断散发着不下于牧器的狠决的气息。

凉驱动着这把新武器一刻不停地做着各种到位凶猛的斩击,而英器又会配合地在四周生起风来干扰对方的行动,渐渐的对这一变化毫无防备樫野零也无力招架。

我妻凉忽然用刀砍向身旁的柱子,在升起的灰尘和巨大撞击噪音制造的混乱中抽身直逼tom和jerry,但只是将tom致死,jerry重伤。

“背叛我的人,一定会得到他因得的惩罚。”

知道不是继续逗留的时机,凉捂住一开始便负伤的腹部跳过围墙,直接消失在夜幕之中。

 

“英二——エイジ 啊,不错的名字,没想到你人长得这么无趣,品味倒是不错。”得到新名字的情报屋——现在可以叫做eiji的青年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饶有兴致地围着我妻凉转,但聒噪的嘴可一刻都没停下来过。

“呐,下次不要那么粗鲁地使用人家啊,用来砍柱子任谁都会痛的吧——呐——你有没有在听啊。”

一直缄默着走在前方的人却忽然失去意识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喂——我妻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