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遛了

【正文】masa×野良神设定 第三章 上

补了原著漫画,毫无防备被零苏到。想要描述出——正是这么优秀的人,才会被他那样豁出一切去爱 的感觉,但是总是写的很不顺利啊。本来想以牧生第一人称写的,但也实在写不出那种感觉。也大致解释了一下和凉的关系,尽量向不ooc的方向努力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写的这个乱乱的东西啊


 

“喂、火村,你说一个人持续着找另一个人麻烦,而且那两个人都不像是会主动去惹事的人,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小说的素材?”

“嗯——说是素材也不算,只是身边有些奇怪的事想搞清楚。”

“想搞清楚当面去问便是,就是不算熟悉的人的话也多得是打探的方式。嘛,不过我也大概能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事。”

“诶?诶——我家的名侦探这么快就知道了?说出来看看。”

有栖维持着双手放在笔记本上打字的姿势偏过头来等着火村的回应,而那人只是走过来把他的身子轻轻扭正,银幕上的光标闪动格外吸引视线,背对着的人开了口,“我更喜欢你以前用毛笔写字的样子。”

出现了,火村代表性的不按套路出牌。

“不不,我不是在问你的喜好,而是你对刚刚话题的看法。”

“如果看起来不像是问题出在当事人身上,就是有什么误会,会让你说的那个人一直这样憎恨着的,大概是关于他认为很重要的人的事情吧。”

“不过有栖,你的书法字真的写的很好看,能再写一副给我吗。”

“你这家伙又在说什么傻话————现在就要吗?”

 

怀着憎恨、怨念、悔意,最终遗憾地结束一生的人类,死后灵魂停留在此岸于彼岸的夹缝之中,要么被游荡的魑魅魍魉吞噬,要么成为哪位大人的神器,抛弃过去和自己的一切,开始新的人生。

自杀的人,在死前灵魂便被妖魔相缠,无法被作为神器重生。

成为神器的人类,其行为举止仍会受生前所接受的人类社会道德观念影响,为了给没有善恶观念却不得不作为绝对的善存在的众神以标准,在神器们做出有愧自己内心的事的时候,会妖化刺伤主人。

而在心中认定自己的行为是绝对的正确、有着即使堕落为妖也不会停下的觉悟之时,无论做出什么,都不会被惩罚。

 

世界还没有抛弃我。

在牧生的灵魂浑浑噩噩地游荡在那条沾满了腐败的暗色血迹的残破街道上而被妖怪盯上的时候,一道光刺进他原本昏黑的生命里。

“从今天起你就叫做牧生了,尽快融入大家来成为朋友吧。”

也许我诞生于世所承受的罪,就是为了能这样与他相遇。

“因为我人是个笨蛋,只会用蛮力,今后一起战斗的时候要多帮帮忙啊。”

混沌的意识渐渐变得清楚,一直被他珍为奇迹的名字深深刻印在身体上,他终于看清了那人纯粹的笑容。

“来吧,牧器。”

那个人就是我的救世主,他的一切都是我所憧憬的理想。

“啊——这,这是战神马尔斯的长枪吧,牧生你可真厉害。”

“诶,零你竟然知道这个?”

“喂喂喂,我虽然脑子是空了点,但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战神马尔斯,任何时候都如烈火般坚定强大的神,简直就是他的写照。

一切一定早已注定了,我必须与他相遇。

而樫野零,必须成为真正的战神,为此我必奉献上自己的一切。

牧生坐在溢满阳光的窗台上,而能照进他漆黑的双眼中的光,只有一束,从一切的开始,到命定的结束。

 

樫野零定期会去看望一个人类,有时会带上牧生,只有那个时候,他才会从细心的随行者手中接过花束,轻轻放在地面上。

零抬起头,校舍几年来都没有改变,站在这片渗透着挚友血液的土地向上看,那里的天台却已经上了一圈铁网,为了防止悲剧再一次发生做的亡羊补牢。

“喂,牧生,你说,为什么圣死了。”

“为什么偏偏是他,一次一次被找上,为什么——圣会自杀什么的,骗人的吧——”

樫野圣是牧生作为零的神器后不久遇见的。他们路过时救下了被一群混混缠上打的扑倒在地上的圣,把零当做普通人类而抱有感激与崇拜之情的圣说什么也要交换姓名,发现姓氏一样的时候零还伸手给了个兄弟般的拥抱,吓得圣愣在原地,触动了伤口也不敢出声。

夹缝之居民在此岸的存在非常薄弱,再次见面的话,圣就不再能认出零了。

而他们的缘却没有断,这样被从麻烦中救出来的桥段重复了几次后,圣既然真的记住了他们,于是零干脆挑明零了身份,他们就这样成为了朋友。

不过零太过火热的性格,不是圣这样子温和的人能招架的住的,他对这个人有无尽的憧憬,但把看起来同样温和的牧生当做了知心的友人。

“圣,抱歉——如果不是我没有赶来的话——如果不是我去惹了那个可恶的妖术师的话——”

“零,不是你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个妖术师,和他雇来阻碍我们的祸津神的错,如果没有他们,圣是不会这样子死去的,必去要复仇啊,为了圣,也为了我们。”

带着颤音、宛若悲伤至极的话语慢慢侵占了脑海里的理智,零回头,少年逆着光看不清表情,“啊,你和圣是挚友啊,一定也很伤心,抱歉我光顾着自己。”

“不过没关系,我一定会为圣报仇的。”

而牧生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面对这样的零,他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只是从有心人看来,他柔弱好看的脸上做出的悲伤表情,空洞的令人生寒。

 

樫野零有着作为武神来说相当帅气的样貌,性格又是热血单纯到泛着傻气,因此很受女性的喜欢。

但牧生爱着的可不是这些。

樫野零强大,正是因为单纯让这份强大没有目的性,也因此纯粹无比。

零不仅会除去管辖地的妖,还热衷于维持自己的正义,对自己看不过去的其他神明和妖术师出手,甚至会伪装成人类教训那些不像样的渣滓。

挥洒一切投身战斗,即使受伤也不会停下,把纯粹的强大演绎到淋漓尽致的样子,让牧生沉沦其中。

那时的三人并排在圣就读的中学天台上坐下,因为总是被欺负而没有朋友的圣习惯在安静的地方解决午餐。

“喂,圣,又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零看到那人用校服的领子小心遮起来的伤口时一下子生气起来。

而圣却一副躲躲闪闪的样子不愿回答,“我没事的。零你才是,不要总是去找人打架啊,就算是你也不免会受伤吧。”

“而且,总是被你这样保护着,也不是我所期望的事······”

“你说什么!!”

零一向是暴躁脾气,听到圣的话就直接把自己的怒火转嫁到面前低着头欲言又止的少年身上,他拎着圣的领子,全然无法理解刚刚的话语。

零用暴力一次次保护了圣,但圣却在为此苦恼着。

零,人类就是这样的啊,就算你一心所予毫无所求,他们也会觉得亏欠,这样的保护和给予使双方再无法站在同一平等的立场上了,这是纯粹的你无法理解的吧。

“算了,有的时候我真的搞不懂圣你在想什么,牧生我们走吧。”

零,因为你的单纯,总是忽视了重要的东西呢,也总是被人利用呢,所以才必须有我在你的身边呢。

牧生对那位明显不对劲的少年轻轻点了下头,便跟着离去了。

而零是后来才知道,被他视为难得一遇的人类挚友的圣,早在那时便已被妖术师缠上,即使在痛苦中挣扎着也不希望为他再添麻烦,才做出了那样实际上是绝望的求教般的拒绝态度来。

 

圣的家庭本来就不太平,加之软弱的性格让他在学校里也经常被人欺负,是很容易被妖缠上的体质。所以他的不对劲,可能与零最近在追查的妖术师有关联。

“早该想到这一点的!”零一拳打在自家神域的墙上,“可恶,为了报复我竟然对圣出手,不可原谅!!!”

带回圣被妖术师袭击的消息的晴美不动声色地露出了微笑,却被牧生撞在眼里,他随意地倚靠在稍远一点的柱子上,看起来毫不知情的样子拖着步子缓缓走进正无处发火的樫野零。

“零,怎么了。”

“牧生,快走,圣被袭击了,是上次被我们教训一顿但逃走了的家伙,竟敢伤害我重要的人,这次绝对不会原谅他了。”

看到牧生向他走过来才终于意识到在这里发火没有用处的零,因为信任的人的到来而莫名静下心来,拉出少年纤细的手腕便向外冲去,“啊,晴美,谢谢你带回来的消息,帮大忙了。”

容易被爱慕之情冲昏头脑的少女沉溺在零不忘回过头来道谢时的微笑,一厢情愿认为自己的举动会得到心上人的一席之地。

那么,接下来也会一切顺利吧,我的计划。

 

从零的神社到圣的学校其实没有很远的距离,如果没有那个金发背头的男人挡在路上的话,是能够赶上的。

零无心关注面前人的目的,“抱歉,我有急事,有什么事等我回来会去找你的。”

而男人却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甚至直接向他亮出了武器,双刀的剑尖直指向零,带着危险气息的威压蔓延开。

“你这是什么意思。”

“零,”化作神器状态的牧生向零传达着信息,“他是那条法外之地的街上的祸津神,叫我妻凉,可能是受了那个妖术师的委托来组织我们的。”

来了呢,零,抱歉。

零紧紧攥住拳头,心里担心圣的情况而着急的不行,这种情况却偏偏有人来碍事,向来脾气暴躁的他也提起牧器准备迎战。

“虽然你是受委托干事,我们又无怨无仇,但你竟然选择和妖术师联手,我就绝不会放过你!!”

我妻凉意外强大的实力是零没有料想到的,战斗陷入了胶着状态。

而等难以抽身的零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在他们熟悉的天台边缘,回头看着他,明明笑着却说着永别的圣跌落的最后身影。

血迹即使在悲痛后悔至极的他的眼中,依旧完美的绽开。

零,我不再是你的累赘了哦,所以向前走吧。

自杀的人,在死前灵魂便被妖魔相缠,无法被作为神器重生。 

“圣————!!!”

零,已经没有人会成为你的累赘了哦,所以向前走吧。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