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遛了

【马赛】【康丹】宁有故人(1)

长篇尝试......

不走原作剧情的另一个故事,丹尼尔没绑架小女孩。

人物属于原作,ooc和瞎剧情属于我。

(1)

底特律,阴,一间24小时便利店前拉起了黄色的电子警戒线,被稀稀落落凑热闹的群众和更多穿着制服忙活着的警察包围起来的,是昨晚雨后留在泥泞土地上的争斗痕迹。

“凯文老兄,我把人带来了,情况如何?”

“能在太阳爬到头顶上之前在现场见到你还真是久违的好事,汉克,看来我们的人气小警犬能力真的不负所望。”拿着闪着警戒红光指示灯的中年警察一手搭上满头银发的来者肩上,示好地重重拍了两下。

周围忙着手中活儿的人类警察们纷纷停下来望向刚到的仿生人,交替着充满怀疑的窃窃私语和不怀好意的眼神。

勾肩搭背的旧友默契地回头瞥了瞥那个仿佛置身事外的家伙,来到底特律当地警署有一段日子了的侦查型仿生人康纳,近两个月这个人类的最新科技集结产物可是在各案子里大放异彩。

今天领带也打得很耿直的康纳还维持着紧跟搭档一米的距离站着待命,脖子却早已左右转动着开始搜集尽可能多的现场信息了。

汉克抬手算是回应了听到有关自己的谈论而默默望过来的康纳,示意凯文警官继续。

“先是两周前,一个捡废品的老头报的警。汤姆——那个知名难缠的钉子户,在据这里两个街区的废旧屋子里发现了这家便利店老板尚未开始腐烂的尸体。”

“谋杀?”

“很遗憾,完全偏离了我们的预测,正常死亡,死于心脏病。听周围上了年纪喜欢饶舌的妇女们说,似乎是老毛病了。”

康纳额角的信号灯缓慢地转了一圈,调出了刚刚谈话中提到的人物信息。

“而一个心脏病患者在发作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自己跑到两个街区外的废旧房子里?”

这不合理,康纳得出了结论,死者是在突发心脏病去世后尸体才被搬运到发现地的可能性,极高。

“更奇怪的还在后面。这间便利店原先只是在夜间实行无人自动经营,而自从两个前,便一直在持续自动经营模式。”

货架上的东西相比较一般店面排的满满当当的铺面而言显得空荡而寒酸,有些热销产品甚至出现了断货,这很奇怪。

而仓库里呢?

仓库几乎空了大半,这件便利店已经有较长时间没有进货了,显而易见。

康纳关闭透视扫描功能,重新扫过一排排货架。上面零零散散的货物摆放整齐。不,简直可以用摆放精准无误来形容。人类的客人在购物时并不会像他们设定好产品倾向和明确目的的仿生人助理那样动作干净利落,不会留下犹豫的痕迹。

“汉克老弟,你也看到了,这家店是拒绝仿生人进入的。半个月没有店主人的管理,不可能还维持着这样一幅精心打理有秩序的样子。”

“有仿生人接管了这件店铺,同时可能也是同一台,对店主人去世的事实进行了隐瞒。”康纳对混乱的现成分析完毕,开始慢条斯理地说出自己的调查结果。

“屋外还残留这没有及时被雨水冲走的钛液痕迹,很显然埋伏在这里的警察与该仿生人发生了短暂的冲突,并对其造成了伤害。”

凯文和汉克几乎同时把身体挪正看向康纳那双数据模拟出来的充满智慧的棕色眼睛。

“但我们最终还是让它逃跑了。”

汉克对着被戳中痛处的自己的同事耸耸肩,一副自豪自己家孩子在科学奖上拿了第一名的样子。

“那就是他们为什么让我把你带来,康纳。”汉克领着自家仿生人走进屋子里。

“来吧,让我们看看你还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 ”

 

 

浓密生长的爬山虎叶层中零星盛开着的看不清颜色的大型花,与偏离城市中心的这片贫民区不甚相配。其下有一扇隐蔽的铁门,因为经年的雨水浸泡和年久失修而难以开启。

在贫穷的地方也总有富人,于是也就总有被老爷太太们抛弃的古旧大宅子。眼前这栋三层的小楼就是遭遇了被抛弃的命运,在所有可以被二次使用的家具被搬空后,终于沦落到连流浪汉也不屑于借宿一晚的鬼宅。

不过关于这个宅子现状的传说,早已经在半年前过了时。

它现在获得了新的意义。与一群同样被抛弃的人一起。

不怀好意地鼓动着的心脏在夜里的城市随处可见,康纳回头扫描了四周,确定甩开了所有被他格格不入的服装和气质吸引的躲在暗处的眼球,身子一扭匿进了深绿色藤状植物的海洋里。

与虚无荒凉的印象相反,内里的光景焕然一新。

不过是些野花野草的植物被修剪的有条有理,露出原本的鹅卵石路面。沿着被溶解有腐蚀性工业废气的雨水常年冲刷着的小径走向虚掩着的古门,神秘的来访者恍惚间甚至感受到了何为人类的紧张这一情感。

“是这里了。”

康纳小声对自己确定到。

他是借助着偷偷制造出的工作交接上的空档,在没有模控生命远程操控的时间里,从惯例去三流酒吧消遣的老汉克家里溜出来的。

厚重的红木大门早就被人卸下来拿跑了,房子正面的玻璃几乎不存在任何一块完好、能够照常执行其防风保暖功能的部分。

遵从程序里谱写下的行为习惯,康纳停在玄关掸了掸身上的雨水,没有去管擅自垂下来的刘海,抱着肩膀打了个冷颤。

生活在这里的人类一定会觉得很冷。他想。

“你来了。”

从暗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难以辨识的语气。

“熟悉”自然不是指康纳本人和这个声音的主人有过多深的交情,但也不单单因为相同的声音在这个国家内在过于常见——作为曾经最为热销的仿生人款式的PL600。

半年前接到的关于家用仿生人失踪的委托,由于没有引起人身财产损失,且该家庭本来就有更新换代的意愿,这件事没有立案搜查便迅速不了了之。

两个月前收到的关于废弃老宅时常传来诡异声音的报警,也是康纳第一次接触到可能涉及到关于“耶利哥”神秘组织的案件,最终以并非不法分子临时窝点,而仅仅只是被当做流浪的小孩子的家而不温不火地解决。

“丹尼尔!!我不是来——”

“嘘,小声点。”纤细的人影从暗处走出来,仿佛浮在空中一般闪着黄光的灯圈平稳下来。他从原本用于夜间防盗的警戒模式中退出,时明时暗闪个不停的路灯的黄光洒在半张脸上,沾着灰尘的散乱金发,和写满拒接的严肃的人工眼睛。

“孩子们都睡了。”

“啊,是吗。”

远程连接着的集合电路彼此相碰,模拟出了衣着单薄的孩子们挤在一起睡在脏兮兮的地下室里的场景。

“那他们一定会很冷……我是说,今晚的天气也很糟糕。”

“没错,你说的没错,警探先生。”丹尼尔还是没有从那个角落里完全挪出整个身子,“但如果不是在我这里过夜的话,他们会死的。”

谈判不顺利的时候冷汗会从额头上留下来,如果我是个人类的话。然后那一缕怎么也梳不上去的头发会变本加厉地黏在脸上挡住视线。

“他们不会的,那些孩子们。”

“警局的人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然你也不该在一个隐蔽的晚上独自来找我不是么?”

康纳突然觉得自己的使用说明书上说的最新RK800机体完全防水的功能就是在扯淡。上一次,也就是两个月前,他跟着一帮子警察调查这里却没有把发现的仿生人生活痕迹供出去的那天就是在下雨,面对着面前显然落后自己不少的丹尼尔的反问说不出话的今天还是在下雨。

“我——我很感谢你,康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你没有把我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但是——帮大忙了,谢谢。”

对方一边道谢,这下是终于愿意出现在康纳面前了,他缓缓走过来,在距离刚刚好两米的地方停下,蓝色的眼睛里倒映出表面上好像没什么起伏变化的无机质的脸。

可能自己说不出话不是因为进水短路,只是因为拥有着这双直视着自己的通用型号的眼睛恰好是面前这个特定的人罢了。

“我没有特别为你做什么,菲利普斯先生从一开始就没有一定要把你找回来的意思,而且这里确实也只是流浪的孩子们的家。”

丹尼尔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康纳搭在的用于识别人类情绪的社交系统真切地从他的脸上识别出了悲伤的情绪。

“不要……”

不要这样信任我——
    “什么?”康纳显然没有理解对方轻声吐露出来的单词。

“不,没什么。”

丹尼尔摇摇头,还报还在一头雾水的康纳以一个微笑,“但我还是要谢谢你。”

“如果有什么困惑的话,我会试着尽全力帮上忙的,警探先生。”

 

 

“可惜的是,显然那个鸠占鹊巢的家伙比起我们聪明多了。天知道那些成天在厨房和花园里忙活的塑料小人从哪学到的反侦察能力。”

汉克啃着手里有些冷掉的汉堡,鸡块在这个“有着该死的阴沟一样的鬼天气”的底特律很快便受了潮,但不再酥脆的面衣并不会影响卡路里的摄入量,以及它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队长身体的伤害。

沉浸在忙活一天而几乎一无所获的懊恼之中的众人几乎有些泄愤地瞅着唯一搜出来的可以物体——一本日记。

“日记,天哪,谁会想起来把日记放进暗门里?”

康纳手里拿着今天的唯一收获,据昨天参与到争斗的警察所说,从商店角落里现身的那台有些残破的WR600即使面临着被抓住报废的风险也要扑向的方向,确确实实有着只有同为仿生人才能看懂的暗号,而追随着暗号打开的暗门里,仅仅端正地躺着这么一本看起来朴素至极的日记。

“我从不认为这本日记将有一天会迎来被第二个人翻看的命运。

但我最终还是留下了这句话,给你,亲爱的读者。

这里,讲述了一个在恢弘壮阔的史诗废墟掩埋之下的,一粒尘埃的爱情。”

面对着扉页里赫然写着这样文字的日记,想要不勾起任何一位情感动物的好奇心都难,可惜这位此时正快速而不着痕迹地进行着检查作业的家伙却毫不领情。

“我可不觉得原先的持有者对自己的‘大作’有着丝毫藏着掖着的意图,看这描写,‘尘埃的爱情’,哈哈,卑微而盲目的爱情发作起来怕是连尘埃也能引起山体滑坡了。”

“它拥有很大的价值。”

“哦,那当然康纳,任何一名优秀的记者都会动用一切方法让它生动起来的,但是干我们这一行,需要的可从不是浪漫——”

“全文都是用最标准的圆体书写而成的。”

满头银发的探长换了个姿势叉着腰看着他的搭档,“那又怎么样。”

对方显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老汉克警官冲着远处白了白眼,

“大侦探,说说你的高见。”

“笔画书写的偏差值极大低于人类书写习惯,与纯粹的印刷体相似度超过99.87%。”

“安德森副队长,我的意思是,这本笔记出自一台仿生人的手笔。”

哦,好的,出自仿生人的手笔。

在这样一个荒唐的时代里,还有什么不会发生?

周围飞着的那些鸟,小孩子钟爱的花翅膀的蝴蝶,有很大一部分都不过是移动着的微型电脑。

电工,护士,运动员,摇滚歌手,它们模仿着创造者需要它们做出的样子,假惺惺地提供着你需要的完美服务。

还有自己身边这个,运用着大数据和复杂方程式来解读那些机器错误产生的人性的奇怪家伙。

不过是仿生人写个日记而已?

“那你可得负责把这个同类留下的小东西解析出来,不然会有不少暴脾气的家伙对你有意见的,嗯?”

谈话对象似乎专注于这个看上去普通不过的笔记本,汉克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捶到搭档肩上。

“好吧康纳,听你的,我看这么个破房子里也搜不出什么东西来了,东西好好装起来,收警。”

油彩绘制的风景画封面的笔记本稳稳落进袋子里封上封口,年轻的探员额边的把今天收获的证物递出去,习惯性地整了整领带,就一路小跑了跟上汉克警官。

“了解,安德森副队长。

 

“我早八百年就说过了,你们他妈的最好快点把那个破塑料从这儿,从我眼皮子底下扔出去!!!

在康纳的催促下,今天汉克警官还算是准时上了班,还没落上坐稳自己的椅子,高昂嘶哑的吵闹声又一如既往的响彻了整个底特律警局。

“猜猜你又惹到哪个暴躁的单身汉了?”

汉克回头揶揄了康纳一句,手上还是轻轻把正处于同事炮火中心还歪着头一脸无辜的仿生人推到身后藏起来,“盖文老弟,昨晚又上哪喝酒喝上头了?别一大早在这发小孩子脾气。”

“小孩子脾气?!!你怎么不看看你那空电路板脑子的塑料搭档给我们带了什么关键‘证物’回来?”胡茬挂在盖文仍显年轻的脸上,抽搐着嘴角露出由于长期吸烟习惯留下的黄牙。

“我,和我那一帮子有能的兄弟蹲在那个地方两个星期,还要上去和一个像个磕了药的醉鬼一样猛的破塑料小人周旋,最后你们给我带回了什么?一本情场失意的少女的日记?”

盖文警官最近在追查一个可能有反政府意图的地下宗教组织“耶利哥”,该组织被怀疑是某些不法分子率领着一些行为异常的仿生人运行,并且可能正在谋划着某场出其不意的恐怖袭击。

而这个被认为可能是他们新据点的便利店的案子则被局里设成了重头,暗地里派下了不少的警力,其中担任此次任务执行队长的,就是盖文警官。

“盖文警官,请恕我直言,仿生人向同类传递信息的方式相对独特而隐蔽,用现有的搜查常识来评测此次的结果略显不妥。”

“哈?”正在气头上的便衣被指名道姓这么一说,两条眉毛几乎缠到一起跳起探戈,“你他妈再说一遍?”

康纳歪头,“我认为我的陈述已经十分便于理解了,长官。”

“你他妈找打?”

“并没有,盖文警官,我一般不会自己尝试这种事后需要昂贵费用维修的愚蠢行为,但如果您认为有必要且愿意承担损失的话,我可以配合您试一下。”

“好了盖文,别在纠缠这件事了,和这个鬼精鬼精的家伙生气就是单纯在试图缩短自己的寿命。”

艾伦长官插着空子拨开愉快看戏的汉克,及时溜进来劝了架。

“况且塑料小狗真的从这个破本子里分析出了名堂。”

“什么意思?”

“这里请由我来解释,长官。”康纳调动出警署的内网,在多媒体上投影出一个年轻女子的资料

“据分析,这本‘日记’的叙述方式、用语习惯等,与屏幕上这位年轻女性小说家——玛莎·格伦后期的作品高度一致,有较大把握为同一人创作。”

“可这本日记不是仿生人写的吗?”

“没错,安德森副队长。可能格伦女士由于某种原因无法自己书写或者使用电脑,当然也有可能——”

“也有可能什么?”

“格伦女士的文笔中途发生过一次很大的变化,也许后期的小说作品,连同这本笔记,都是出自代笔之手。”

听到这里,盖文相当不屑地哼了一声。

“仿生人,代笔?”

“我认为有这个可能,长官。”

“哼哼,还算有趣。那不管怎么样,先把这个小说家给找到问问。”

“副队长,那有些困难。”

康纳看着面前露出困惑表情的三个人类慢慢说道。

“玛莎·格伦这个身份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在知名画家卡尔主办的一场画作展示宴会上。”

“而当时露面的也并非其本人,而是所属于她的,名为‘赛门’的仿生人。”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