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や

遛了

【二相】美人与龙?

竹马二相。

童话。

偷偷说一句我的文案里接下来的发展其实不那么童话······

二之宫国宝贝的小公主和子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全国的子民直到看到和子公主哭的有些红红的眼角重新笑的眯起了才终于放下心,纷纷布置起每一条街道,为欢庆公主的回归跳上三天三夜的舞。

怎么也无法长舒一口气的只有和子公主的哥哥二宫和也王子。

王子瘫坐在他舒服的鹅绒坐垫上,一直下撇着的猫嘴紧紧抿着,机灵的琥珀色眼睛不停地转啊转。。

天知道因为淘气而私自跑进森林的妹妹要是没有平安回来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虽然现在已经闹出大事来了。

二宫和也把手上带着淡淡植物馨香的信揉成一团,恨不得把信件连同它的主人一起吃了。

「森林的主人诚挚向您献上最梦幻的邀请:

我向山那边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御前様发誓,我从来没有向此时一样由衷地感谢自己身为森林的守护者。

能够与您这样美丽的公主相遇,并且,恕我冒犯,从危险而丑陋的邻国猎人手中救下您水晶般的灵魂,是我漫长的生命中最美妙的经历了。

从那天将您平安送到和您同样可爱的城堡的时候开始,我就无时无刻不期待着和您再次的相遇,当然,我由衷希望您还记得我们定下的那个美妙的约定。

作为森林的主人,我已筑建起最堂皇的宫殿,摆下了最豪华的酒宴,备好了不能更加适合您的纱裙和首饰,等待公主随时的到来。

我将于近期前往迎接,并且不介意为了我们美好的未来而实施些不好的手段。

我未来的妻子,亲爱的和子公主,等待着您的好消息。」

——

很好,不管这个所谓的森林的主人究竟是什么恐怖的东西,不得了的麻烦不请自来倒是个事实。

“和也哥哥,巨龙先生他绝并不是什么坏人。至于约定——”

和子微微歪了一下头,可爱的小脸两边的麻花辫也跟着晃了晃,对着他炸了眨眼。

“可能是巨龙先生为了安慰我开的小小玩笑吧——”

“我看你才是在和我开玩笑!!!”

被毫无危机意识的妹妹气得从椅子上蹦起来,二宫和也挥舞着白皙到透明的四肢发出着抗议,尖锐的嗓音震的玻璃都要碎了。

“那个家伙说过是要娶你的吧,他是认真的,他甚至都发来邀请函了!!!”二宫用着要撕碎它的力气把手心里捏成一团的废纸展开,不等面前一脸无辜的和子看清就又一次把它握起来扔的远远的。

“这可怎么办,我可不能把你乖乖交出去!!!你说说这可怎么解决!!!”

这件事是真的伤透了二宫和也聪明的头脑,为了要想出一个好结局他已经戒了几天的游戏了。

“那,”和子看着把自己蜷成球困扰着的、被誉为无所不能的天才王子的自家哥哥挠着长长了的头发,突然灵光一闪,

“那哥哥代替我去见见巨龙先生怎么样,这样和也哥哥就能相信他不是坏人了。”

 

披着一头及肩秀发,身着着灿黄色的盛装,因为踩着穿不习惯的高跟鞋而走的有些颤颤巍巍的样子,让人儿那纤细的背影显得更加让人怜爱。

如果不去看这个曼妙身姿的主人摆着的一张臭脸的话。

二宫和也比往常更加严重地弓着背,提着繁杂华丽的裙边,嫌弃无比地踢了踢腿把脚上的高跟鞋胡乱的甩开,鼓着脸随性地倚着一棵树盘腿坐下。

他才不是真的害怕这个所谓的森林的主人,这个人云的凶猛的巨龙,才扮成这幅样子送上门来的。

性情有些孤高的,魔法国历来最强的天才王子二宫和也,有着对方无论是什么样的东西他都能一把把它打趴下,治的服服帖帖的自信。

只是,被自己那个惹人怜爱却有些愚蠢的妹妹说动,真的对那个沾染着清爽的香气、字体幼稚却认真可爱的信的主人产生了些兴趣。

要是他对自己的妹妹,或者是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的话——二宫心想,我随时都可以把他变成一只小动物放进我的庭院里。

正这样自己和自己生着气,二宫感觉到身后传来草丛骚动的响声,他故作漫不经心地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不远处的树后面露出了一羽漂亮的羽翼,而其的主人不知情一般地还在为自己的偷窥偷笑着,带动着光洁璀璨的羽一晃一晃。

好啊这个家伙,怕不是还在想自己的新娘乖乖送上门来的美事吧。

他佯装什么都没发现,偷偷在脚下设下一个魔法,便重新翘起好看的手指提起裙边,像模像样地向前迈着淑女的步子,提着嗓音细细地说着,

“巨龙先生,和子心心念念的伟大的森林之主,我如约而至,来到你的面前。”

他微微动着食指,从刚刚设下的阵法去感受身后那个家伙的一举一动,明显陷入了幸福的深沼的野兽从藏身的树木后慢慢探出身子。

带着些沙哑而低沉好听的音色传来,带着蛊惑般的悠长语调,

“从未想过奇迹会再次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我最美丽的公主,既然你用柔弱的双脚走到着危险的森林深处,我就起誓再也不将你放开了。”

好啊这家伙,还真胆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听着这样多情的话语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二宫回过头,却还是故作一副少女惊喜的表情,视线与声音的主人相接,可就算是他也有一丝惊讶。

那确实是只无比珍惜漂亮的古生物,一只全身泛着好看翠色的巨龙。

龙伸长脑袋去细细看自己的妻子,轻轻抬起一边的羽翼便煽动起一阵不小的风。它把翅膀举过头顶,利益端正地向他致了个礼。

毕竟是上古的智慧生物,行为算不上野蛮,但你碰到的可是最伟大的魔法师王子,我才不会领你的情。

二宫和也在那只他怎么看起来都有些笨笨的样子的大家伙走进自己设下的法阵时咧起了嘴角,毫不犹豫地发动了魔法。

金色的光芒像是要把茂密的森林开个洞出来,直冲天际,发着耀眼灿光的五芒星阵一瞬间以中间的困兽为中心扩大,刺得巨龙睁不开眼睛。

等到光渐渐暗下来,只有外圈形状还在发着淡淡金光的魔法阵内,只剩下一个比起刚刚小上许多,紧紧蜷在一起发抖的身影。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想伪装成那样威严的样子和花言巧语来拐跑二之宫国高贵的公主,嗯?”

二宫和也帅气十足地摘下假发,也不再压抑着声音,故意发出有着震慑威力的低音,抱着胳膊饶有兴致地盯着被自己的魔法吓到现出原形,此时还对自己害怕着不敢抬起头的瘦弱的青年。

是的,这下他看明白了,这只引起他无端恐慌了许久的巨龙,不过是一个人类罢了。

要是你也是个魔法师,二宫又好气又好笑地想,胆敢在我面前摆弄这些小手段,看我怎么惩罚你。

“抱歉——”青年双手合十挡在脸前面,端正了姿势土下座低头不看他,“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这个时代还存在说句抱歉就能原谅你的烂好人?”

“诶——那怎么办——”

青年终于焦急无助地抬起了头,是个非常非常清爽好看的人,好看到二宫一下子失了神,忘了要脱口而出的毒舌。

“不——总、总之你先说一下你是谁啦笨蛋!!!”

“我叫相叶雅纪——”青年似乎并不受二宫光系魔法的影响,刚刚一系列不知所措的行为看起来只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虽然不是什么巨龙——但森林的主人是真的啦。”

相叶活泼地跳起来在魔法阵里站的笔直,二宫这下子看清楚了他的全貌。

身材修长,比例也正好的不能更好,着一身白衬衫玉绿的小马甲,黑色的头发服帖地别在耳后露出额头。同夏夜繁星璀璨的装点下的天空一样的眼瞳,还有带着植物清香清爽的微笑着的嘴角。

“我是生活在这片森林里的精灵。”

“ほう——”

但是见过大世面的二宫可不会允许自己在这个几乎一出生就没离开过森林的单纯家伙面前出糗,

“那要是没有证据我可不会相信——”

证据什么的——

相叶愁得好看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可是我一直就没有出过森林也不知道精灵和其他种族有什么区别啊。”

“别再想骗我了吧!!!”

二宫的小尖嗓突然爆发,吓的相叶全身大幅度颤了一下。

“你刚刚对我说的那些恶心的话可不像是个从小没出过森林的精灵该说的!!!”

“你最美丽的公主?做你的妻子??”

重复着那些甜蜜的有些渗人的话语,二宫在指尖聚集着过量的光之魔法,像是为自己刚刚在言语上受到的侵犯愤怒到了极点的样子。

“去和树结婚去吧——!!”

“诶、不——”

被耀眼的光芒夺去视线,完全来不及道歉的相叶急忙抛了个淡淡的泡泡圈把自己紧紧裹起来,步子也慌忙地跳着向后退了一大步,蹲下去又把自己蜷成一团。

但是,……好像哪里都不疼诶。

等他敢再次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却是一副全然陌生的场景,相叶睁大眼睛有些茫然地转了转脑袋,想寻找他这次惹上的大麻烦的身影。

“喂——相叶雅纪?叫这个名字?”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惊的他一下子又跳起来。

那还是他虽然不久前才看见但绝对难以忘怀的好看的脸,但不知为什么,靠的很近ドヤ顔的二宫,看起来比正常时候大了好多倍。也因为这个,小王子脸上别致的黑痣也更加贴近他的脸,显得魅力而性感十足。

真是个好看的人啊。相叶咽了口口水,单细胞的小脑袋立刻就把自己处在的危险状况抛之脑后了。

“诶——真适合你呢,小兔子。”

二宫蹲在变成一个姜黄色毛绒绒的小团子的精灵面前,终于忍不住上手去把乖乖垂下来的耳朵边上的绒毛揉捏了几下,勾起小团子一阵战栗,晃了晃脑袋,蹭的他手心痒痒的。

“才不会伤害你的啦,但是害我提心吊胆了整整一个星期诶!!我可要给你点惩罚!!!”

于是,从睁开眼睛就被整个森林的生物爱着保护着的小精灵,被从睁开眼睛就无法无天却被全国人爱戴着的小王子变成了一只手掌大小的小奶兔,懵懂地睁着琉璃般的黑色眼睛,提着耳朵装进金色华丽的笼子里,带回了家。

究竟谁是谁的公主,谁可以把谁带回家做新娘呢。

二宫和也提着在笼子的缝隙里不断探头探脑望着王宫新鲜事物的相叶兔,一蹦一跳瘫回了自己舒服的王座上。

和子公主,看着自家笑的仿佛别人欠他的钱连着利息都要回来了的兄长的样子,再看看那只一和她对视上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视线的小兔子。

满脸计划通。

评论(7)

热度(51)